未分類

同一個月亮

同一個月亮 北京招待 作為一個學業繁重的中五學生,我真的不敢說我能盛情款待北京來的育才學生。説來慚愧:要讓他聽着完全聽不懂的粵語和英語課,並且陪著我留校直至八時結束⋯⋯ 更不用說他要弄明白我普通的普通話。育才學生匆匆到來,雨天後又匆匆地走。一切都像白駒過隙。他走後,我給了他什麼?他又留下了什麼? 勉強回想起那兩晚發生的事,我們到外逛着沒人冷清的街道,我問了他一句我己反覆思索的問題:「讀了XX年書,我究竟讀懂了什麼?」原來就算到了北京,北京學生和老師也只是考卷裏生存。我們京港相隔這麼遠,也需面對同一個月亮,同一個悲劇。 我們走到了城市大學,他說這是他第一次走進大學裏,也提到他母親希望他能來港讀大學,但他自己沒想好,怕他自己英語不好⋯⋯我們香港想入京,到清華北大深造,卻怕自己沒能力與全中國考生競爭⋯⋯同樣兩地學生,都殊不知我們走了多遠,也只是面對同一個月亮,面對的,也是同一個不熟悉,殘酷的環境。香港學生的英語固然比北京學生英語好很多。但北京學生也更勤勞,也給香港學生不少壓力。對方以為對方是天之驕子,卻不知我們也是同一個困難,同一個逆境。 既然面對同一個月亮,同一個月圓月缺,我們也就不必互相羨慕,互相排斥。只要相信,在人生舞台中,每個人都是一樣的。 Advertisements

未分類

説仁

自問自己對儒家認識不深,一來自己沒有百分百認真聽講,二來儒家己有千年歷史,傳到我那裏不免有些錯漏。所有懇請廣大儒家專家不要急忙說我混淆視聽,只當我說(另)一種愛的思想便夠了。 在本文中,我會先論證人性向善説,說明人的四種特別本性,然後再談一下「仁」的基本思想,所謂仁者的示例介紹,最後當然是草草收尾罷。 首先是人性向善説,在西方哲學裏大多數人認為人性是一張白紙,沒有善和惡的道德價值。就算在東方,人性向惡也不乏人支持。為何人性向善?我比較接納宋代理學家的方法:將人性分為「天地之性」和「氣質之性」(人欲) ,而人性向善指天地之性是善良的,也是人禽之辦的一環。但甚麼是「除去人欲後的人性」呢? 這種人性分為四種。惻隱之心,羞惡之心,辭讓之心和是非之心。 惻隱之心指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,也因別人快樂而愉悅。羞惡之心指羞恥(shy)和愧疚(guilt)的能力,不過要分開兩者,容我用兩個例子: 1.如果有人看到我去衞生間,我可能會覺得羞恥(因為這是別人眼中所看到的事情),但不會愧疚(作為正常人,我有正常人的功能) 。 2.我是素食者但你看到我吃牛肉,我不會羞恥(因為對你而言,吃牛肉是正常的),但我會愧疚(因為我是素食者) 。 辭讓之心的基礎源自對他人禮讓,以表示尊重的能力。是非之心是種與生俱來的直覺選擇,選擇對的事。而其四顆心(四善端)「擴充」後便是仁義禮智。詳細如下: 1.惻隱之心讓我感受他人的情緒,這令我想讓他人喜多於悲,這便是種愛人的心(仁者愛人也) 。 2.羞惡之心令我不喜歡自己做壞事,因為會令我產生厭惡,久而久之便建立了一種堅持自己做合宜,正確的事(義)。 3.辭讓之心建立於人對人的尊重,而社會禮貌規範也是因為要人對人有尊重。 4.道德知識和智慧必須隱含自己的是非之心,是基本人會認為正確的知識。 所以,擴充是指成長的過程,孟子以四種善端比喻為種子,仁義禮智則是一棵發展完熟的大樹,所以其中過程便是成長。而大多數人不能「發育完熟」的原因是,人欲擋住了去路,我們因只顧着自己私慾,令自己四善端無法擴充。 很好,所以我們現在有因為私慾蒙蔽而不能擴充的四善端,請問問題在那裏 在道德上當然好像很有問題:我當然不想這樣吧!所以有人提出一個論點:因為四善端是人性,更是人禽之辨,所以我們應該擴充善端,與禽獸分隔開來,這個論點有邏輯謬誤,我不需要因為人禽之辨而擴充善端吧!舉個例子,有人說人類是唯一動物懂得用手指弄出「啪」的聲音,但這完全不代表我們每天訓練自己手指吧!我接納一個比較奇怪的論點:我其實不需要說服你擴充善端,你自己會希望去擴充善端,這是因為你有善端~惻隱之心作祟! 而儒家給了我們一個擴充善端的方法~「克己復禮為仁」,自覺禮的重要性,克制自己於禮法之內。現在要拿一個我老師經典例子,紅燈過馬路。A 以前常常紅燈過馬路,而 B 則比較慢,故可以等很久也不衝紅燈。故事發生在情人節,A因衝紅燈在馬路一旁等待老師,而當交通燈改為綠燈時,有兩位警察走過來説類似的話「A是你情人嗎? 連過馬路也不等你,飛了他吧!」自此之後,A下定決心改變(自覺禮的重要性,克制自己)。這是辛苦的過程,尤其等很久馬路卻沒有車駛過來。 不過有一天,當A的學生一班衝紅燈時,他沒有任何思索,不但沒有一起衝紅燈,更喊住那班學生不要這樣做(為仁)。 所以我們首先將禮法理解(由為了不被老師責備而排隊買東西,到知道排隊的重要性) ,化被動為主動,願意克制自己於社會規範(禮),最後就會擴充善端,達成仁。所以禮是一種外在的訓練手法,一種指標,令自己達成內在的仁德,禮是外在行為,仁是內在的心。 兩個問題,一,什麼叫「禮」? 二,怎樣判定我完成了「克己復禮為仁」的過程? 禮是社會規範,而社會規範就是「正名」:做合乎身份的事。孔子論證過糾正名分就能治理好國政,可見禮能夠令社會安定,也說明為何克己復禮能為仁。而另一條問題,答案便是「殺身成仁」。 殺身成仁一直被認定是堅離地,事實上仁者其實寥寥可數。很多人拿出很多人某些人犧牲生命而成全仁德的例子,論證他們有更好選擇(留得青山在 哪怕沒柴燒) 說明殺身成仁者 一來堅離地,二來愚蠢。容我現在迴避這問題,殺身成仁指仁者將仁義的重要性大於生命的重要性(也自然大於新的重要性)。而要清楚定義如何比較兩者的重要性,就像魚與熊掌一樣:放生和仁在你面前,問你只可取其一,仁者會選擇仁。只是這樣。 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? 除了擴充了善端之外,第一(通常)有利人利己,只是通常,例如丈夫不衝馬路能不令自己被警察笑,但有時,就殺身成仁:送掉自己小命了。第二便是安心,因為你的善端不會再忍忍作痛了。至於更詳細的情況,可以說你會變成君子,內省不疚,不憂不懼⋯⋯ 雖然長相不能變好(亦有可能相由心生啊)。 現在(終於)要説孔子所認為的六位仁者的故事,得獎者分別為微子,箕子,比干,伯夷叔齊和管仲。首三位人兄叫殷末三仁:分別在紂王時代出逃,心痛如割而裝瘋賣傻變成奴隸,忠諌順便抽心。注意我們這個奬不是人生悲慘獎,不過伯夷叔齊則不食周粟,餓死。不用緊張,你有六分之一機會做仁者不用做到送死,管仲就是了。管仲年輕時和鮑叔牙是朋友,當時齊國發生內亂,兩位公子小白和公子糾出逃齊國,當時兩位公子打仗十分激烈,最終小白先回國,成為齊恒公。但最後管仲成為宰相,成為九合諸侯,被稱為仁者。 但是子路和子貢都認為管仲可恥:既然跟錯了人,輸了就該自殺,但管仲苟且偷生,還幫對方的忙。為何叫「合乎仁者」呢?  還有管仲器小、不儉、不知禮。「仁」的標準是什麼? 現在可以談回我剛迴避的問題:遇到需犧牲生命以成全仁德的事情,我們應該怎麼辦? 既然這條問題爭議性那麼大,我也只好用以前的知識來回答:求其心所安,問自己良心。真的,拿朝代更替來說,前朝舊臣是否選擇活下來造福百姓,管仲肯,文天祥不肯。就算是戍戊變法,梁啟超和譚嗣同也是兩個例子,一個死,一個逃。生和死,也可以當仁者。 仁者,愛人也。 梁啟超愛天下人,希望中國人可以改革,所以他決定逃到日本,那時東山再起,再令中國強盛起來。 譚嗣同也愛天下人,希望以死喚醒大家的觸覺,激勵士氣。仁者,不用作乎別人的評價,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自己愛人的心。仁者,是自覺地守禮而達成仁德,但禮只是外在,訓練自己的一個方法,可能逃走會違反社會規範,但那愛人的心才是最重要的。 仁者,愛人也。 所以是否真的那麼離地? 仁者和普通人的分別只是仁者有一顆很強烈的愛人的心。我相信,只要不斷培養,終究一天這顆心會大於一切利,大於生命。

Mathematics

Solving Terribly with Math Excalibur Problem 510

Solving Terribly The famous Quoran Alon Amit has (way long ago) has written a post to solving problems terribly. I cannot agree more on his view that in the general goal to understand mathematics, the main goal of problems is to help us to understand mathematics but not just merely a game of problem solving.… Continue reading Solving Terribly with Math Excalibur Problem 510

練筆痴

看時人

「啪!」羽毛球穿透空氣飛過我的肩膀上,當我以為我們失了一球時,我的隊友卻一個箭步奇蹟般接下了。我暗暗吃驚⋯不禁瞥了手錶上的指針,還差了三分鐘便下課了。 「晨宇,你幫忙看着時間吧!我們四人中只有你有戴著手錶。」「好的。」就這樣,看時人的職責便落在我上。我們四人踏進體育館,除了一個同學是我的同班朋友外,其他兩位我也不熟悉,也許男孩子需要在運動場上才認識對方吧!我們沒有說太多,默默地一起擺置羽毛球網。 很快地,第一個羽毛球便飛上天空了,看準它的方向,我揮動球拍拍打⋯⋯幸福的沙漏便開始計時了。頃刻過後,我發現我們二對二的實力也很均衡:我不能將球從後場打到對面,我隊友正好化身為我後面的守護者。我便在前面做好自己的工作,將快球變為慢球,掉落對方的網前,對面一個措手不及便失了球,這個雕蟲小技也得到對方的掌聲,「晨宇,好球!」我隊友讚賞道。我想,是嗎? 該謝謝是你吧,幫忙在後面撐下那麼多球。也許對方也需要謝謝吧~沒有他們的失誤,他們的球技明顯能壓對我。我們咬緊牙關,每個人發揮著自己的力量,每個人也不被忽略,每個人也變得開朗起來。我感受到了久違的幸福氛圍。如果沒有對方那措手不及的弱點,我會贏得一球嗎?如果沒有我隊友作為守護者,我能撐下去嗎?如果沒有對方的小失誤,我會不被壓倒嗎?我驚歎著這個不可能,眼光突然停留在那沙漏,剩下五分鐘了? 羽毛球沒有看到我的恍神,穿破幸福的氛圍落到我的身邊。道歉的話還未說出來,對方一個球員笑說「看不到,看不到(我的失誤)」,隊友立即支持我。他們就是那麼可愛:難道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嗎?難得有著這樣的機會,我不能停止!堅定的眼神撿起了跌在地上的羽毛球,繼續讓它散播幸福。 但那沙漏無視了我的堅定,沙也繼續蜂湧起滑下去。 突然間我內心不斷掙扎煎熬:我清楚知道當我們遲到,不但受老師責罵,更可能令同學失望,可是我一看到羽毛球射過來時,你卻要我任由這球無力地跌在地下,並告訴他們時間己完:該回到那不幸福的現實去了? 原來看時人是背負這個職責,想讓幸福佔據著時間,但是怎樣也有散席時。想避免時間過後釀成樂極傷悲,不想令老師譴責我們的不守時,我必須劃上休止符。 對不起,但我必須畫上休止符。 「各位,我們還差一分鐘便下課了。」

Mathematics · Singapore Invitational Mathematical Challenge

AoCMM Reflection: A wake up call

Introduction Association Math Modeling Competition (AoCMM) is a math modeling competition, held from 9.27.2017 – 10.10.2017. Our school sent a number of teams (namely Team 690 to 694). I, with other three team members (Bendit, Celeste and Chi Hang) is one of them. In one sentence simply, I will describe this competition is a disaster, hence this… Continue reading AoCMM Reflection: A wake up c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