練筆痴

遇見

遇見

「你有沒有想過,你和她根本在同一棟大樓裏面?」只不過當你在左轉,她便行向右,最終也不會遇見。

我們被分為一組,同住一宿。

「你打算很早就寢,或希望享受這天的夜呢?」「早。」「大約幾點鐘?」「十一。」她的回答像口裏含着金條不肯吐出來給我發現。我嚥了一口氣。

夜裏繁星點點,月亮也高高掛在我的頭上。也許是因為太晩的緣故,她仍在洗澡。房間裏充滿着她的氣息,包圍着我。我坐下來寫字,她用毛巾擦拭妳的頭髮,水滴從頭髮滑出來,彈到我的身上。視線也從本子滑出去落到他的身上。才發現,她的面容少了種甜美。

「你認為晚餐如何?」「你覺得呢?我吃的跟你的差不多。」說完便別個頭過去。房間美妙的氣息散去了,留下了空洞和孤獨。我望去星空,想在星空勾劃出她的輪廓,替她找回那份甜。「如果你可以睡的話,不如用等我就熄燈吧!」「你也該睡吧,星星也不怎好看。」她又怎知道,我正在星夜裏尋找我的眷屬。

深夜了,她睡了,我輕輕地走向她跟前。看到她放在桌上的聖經,盡早放棄吧,你連基督徒都不是。我跪在她的面前,手裏握緊在一起,什麼定力都盡了。

「我的上帝啊!求你看透我的靈魂吧!給我一次遇見的機會吧,我願用我悔罪的淚光,半弦的月光,燦爛的星光作為我的羔羊,宇宙間只有它們是純潔無瑕的,我要用一縷柔絲,將淚珠兒串起系在弦月的兩端,摘下滿天的星兒來盛在弦月的圓凹𥚃,這籃金黃色的花兒,將會是該隱後代向亞伯後代悔罪的證明。不要讓我的過錯流在我們的血液中,讓寬恕將我們的血液混合。阿門」我哭了出來,便轉身走向右。

忽然聽見有把聲音,説:「我們不是己經遇見了嗎?」

大荒山無稽崖記(1)

列位看官:你道此書從何而來﹖說起根由,雖近荒唐,細按則深有趣味。待在下將此來歷注明,方使閱者了然不惑。

原來這荒山野嶺大有來頭, 曾經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,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經十二丈、方經二十四丈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,這事曹雪芹先生的《紅樓夢》自有記載,只不過因他記下這書為「假語村言」,便無人當一回事,幾世幾劫後,劉彬剛從西藏爬山回來。正逢長假便去見見山水,回來後便向人炫耀炫燿。

正當劉彬風中得意時來到一個渡口,只見一個道者,從那渡頭草棚裏出來,執手相迎。劉彬認得是他的伯樂老師鄧指津,也連忙打恭。「劉彬,別來無恙﹖」「老仙長到底是鄧老師!今日幸得相逢,益嘆老師您道德高深。奈鄙人下愚不移。」「今日復得相逢,也是一樁奇事。這裏離草庵不遠,暫請膝談,未知可否﹖」劉彬欣然領命。

到了一座茅庵,小童獻上茶來。劉彬便請教仙長超塵的始末。鄧笑道:「一念之間,塵凡頓易。你剛從西藏回來,如何如何?」「登山之樂,苦盡甘來,不知您有什麼仙山可以介紹來走走。」「我走過的沒有可以媲美於你。」「您走過什麼山?説出來給弟子聽聽。」他想了想,仔細查看了我一遍,才說道:「有看過《石頭記》麼?」「您道是大荒山無稽崖麼?我以為是假作的麼。」「你便有所不知了,不過我絕對不會推薦你去。」劉彬又怎聽得進這些話。看見劉彬的模樣,便道:「這座山,登時苦,登後卻不感受到甘來。」這卻令劉彬更感興趣。凡心已熾,鄧也不再勉強,便告訴他方位,便說:「這次登山非受肉體痛苦,而是心靈。」說完,便打發劉彬走了。出則既明,且看劉彬在這荒山野嶺有何故事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