練筆痴

分開

盖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;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乃赋《离骚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;孙子膑脚,《兵法》修列;不韦迁蜀,世传《吕览》;韩非囚秦,《说难》《孤愤》;《诗》三百篇,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。此記雖非聖賢所作但原因亦大同小異。

分開

在這充滿病毒的班房中,陽光根本就不進來,只有微弱的燈光搖搖欲墜。但就算這幽暗潮濕的房間中,你依然但看見他,呆呆地盯着鄰邊被百葉窗擋着的房間。

你完全不知道鄰班的光景,那百葉簾像一條分隔線,擋開死亡和活着,黑暗與光明。你只知道鄰班全都相信洋教。每天早晨,那些全身黑色,背後有個白色的十字,像要將鄰班送往死亡般。但每天早晨,你都能看見他盯着那神秘的房間,將要送死般。

每天早晨,他都呆呆地盯着鄰邊的房間,百葉窗拉了下來,離窗格不到一英寸的空隙,別人看不見他。但當她走出台階時,他的心便跳起來,扒起書包便跟着她身後,邊走邊說,很快的,她便告別一聲,閃進那班房了。這場合,可真像狗等到主人回來的場景一樣。

一個個早晨便如此的過去,一天你問他究竟跟她說了什麼?幾句早晨和招呼?知否他何時生日?知否他喜歡什麼嗎?知否她電話號碼?

星期日,你拉着這條瘋狗來到修道院,你再喝令也喝不住他被煮沸的血液,對,她每星期日便來到修道院聽那穿着黑茸茸的衣服的人講話。為了等待那天,他已被老師罵了幾遍了。

在這充滿病毒的教堂中,陽光根本就不進來,只有微弱的新燈光搖搖欲墜,你眼睜睜看着那個人譴責一見鍾情,說這些狗一般的東西不可取⋯⋯

錯愕之中你聽見她的名字,看見她徐徐站立,走到牠的跟前,接受牠的祝福。

隨着她的誓言,他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,緩緩地飄落在幽暗潮濕的教堂,燈光照進你藏着滾盪淚水的眼睛,她只離你五公尺,竟是那麼遙遠⋯⋯因為,死亡將你們分隔開來。

你走在街道上,抬頭凝視着黑暗,眼淚燃燒着痛苦和憤怒。

致在我心目中的人

過了那麼久,我坐在一個角落,讓陽光照不進我的心靈,只有黑夜陪伴着我。

細心聆聽,我心中某個音樂盒,演奏着那說不清的音樂,聲音很微弱,像正被時間狠狠地沖走,被重重的回憶覆蓋著。

說不清是因為聽不懂,聽不懂是因為不想聽懂,怕被聽成刺心的音樂,心靈不想再被刺痛,被刺的傷口又會流出一種叫恨的情緒,和眼淚一併流出來⋯⋯

我的思想被我的思想鉗住了,讓我的音樂繼續播下去,我吟吟地一起唱,卻發覺自己唱得很難聽。

是甚麼分開了我們?是性別?是朋友?還是宗教?

一切都是命運的錯!

如果我下世尚能在人海中找到你,我願意做你家中的寵物狗,至少可以每天看著妳天使般的笑容,也沾上妳的春風般的氣息。

但我洗不清現在的陰霾,洗不清現在的過錯,更可怕的是,洗不清妳的恐懼。就算披上羊皮,也掩飾不了狼的氣息。

知命是儒家思想的,我卻做不到;無為是道家思想的,我卻做不到;放下執著是佛家思想的,我卻做不到。

我需要的可能不是時光機,不是我和妳的再一次解逅 而是一枝令人失憶的針,令我再痛多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。

那是我應該流下的是回憶的眼淚,我會用心裝起來,令它成為塵世的物質,更易風化走了,蒸發了,再見了。

心中旳那片音樂愈來愈小聲,愈來愈小聲,但永遠不會沖走,永遠不會風化,消失。

我愛你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